陕西省人民政府 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信用中国 陕西省信息中心 陕西一带一路网

【诚信建设万里行】失信者受限了,守信人会过得更好吗?

发布时间:2018/07/20|来源:工人日报|专栏: 图片新闻

  •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

      

北京的曹明(化名)在南京开公司拖欠装修公司20万元赖着不还,被法院列入“限制出境”名单。这导致他在机场当着一众亲友的面,被拒绝出境,订好海景房的出国游,就此泡汤。吃了苦头的曹明赶紧致电相关法院,把钱还上了。这是前不久“2018 年中国城市信用建设高峰论坛”发布的“2017 年度全国首届联合奖惩十大典型案例”中的一个。

  

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法院系统的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效果不断显现,成为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一大亮点。

  

累计限制购买飞机票1160万人次

  

“老赖”“黑名单”是近几年经常见诸报端的词语,这些词语的背后是失信惩戒机制的逐步建立和完善。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3年出台司法解释,建立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联合中央文明办等八部门对失信被执行人进行信用惩戒; 2015年由国家发改委牵头,44个部门共同签署对失信被执行人联合信用惩戒备忘录,初步构建起联合信用惩戒的工作大格局。

  

2016年中央深改组在总结联合信用惩戒经验的基础上,通过了《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意见》,涉及60个部门11类150项惩戒措施,为联合信用惩戒提供了重要的政策依据。以该文件为依据,多部门形成了对失信被执行人信用惩戒的工作制度。比如财政部、国家发改委限制失信被执行人参加招投标;司法部限制失信被执行人报名参加法律职业资格考试。

  

越来越多的“老赖”上了“黑名单”,被限制乘坐火车、飞机等。截至5月底,全国法院累计公布失信被执行人1089万人次。对这部分失信被执行人,相关部门采取了联合惩戒措施,累计限制购买飞机票1160万人次,限制购买高铁动车票441万人次,限制担任企业负责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26.5万人次,254万失信被执行人慑于信用惩戒,主动履行义务。

  

值得一提的是,首批169名严重违法失信行为人今年6月也在“信用中国”网站上公示。这是国家发改委、铁路总公司、民航局等多部门联合印发实施有关信用惩戒文件后,发布的首批名单。

  

国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主任周民认为,联合惩戒和黑名单制度已经成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抓手。为构建以信用为核心的新型监管机制,营造诚信社会环境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让守信的无形价值变成有形价值”

  

相较于大力惩戒失信者,公众同样关心守信人会不会过得更好。早在2014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出,让失信者寸步难行,让守信者一路畅通。

  

“十三五”规划里也明确提出,在市场监管和公共服务过程中,对诚实守信者实行提供便利化服务等激励政策。

  

“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必须让守信的无形价值变成有形价值。”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日前在一个公开场合说。

  

在一些城市,守信人可享受乘坐公交地铁优惠,享受信贷服务“绿色通道”待遇,享受先诊疗后付费服务,享受参观文博场馆费用减免,享受图书借阅免押金服务,享受公益奖励和社会福利……守信者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实惠。

  

“失信惩戒不是信用建设的最终目的,人人知信用信、守信践诺是信用中国建设的目标。大力发挥守信联合激励机制的正向作用,让守信践诺者获得更好的机会,获取更多的收益,享受更多的便利将是我们下阶段工作的重点。” 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金融司司长陈洪宛说。

  

近日,五大“信易+”项目启动。陈洪宛表示,“信”是信用的“信”,易是容易的“易”,这些项目就是要让信用好的市场主体和个人更容易获得便利。

  

此外,目前已有包括京东金融、芝麻信用、携程在内的34家单位加入“信易+”联盟。联盟成员在融资、租赁、出行、旅游、创新创业等领域实施守信激励措施,让信用等级高、信用记录好的守信主体时时处处受到尊重、享受便利。

  

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多点开花

  

截至目前,国家发改委联合有关部门已签署联合奖惩合作备忘录37个,制定联合奖惩措施100多项,初步建立起“发起—响应—反馈”机制。

  

在一些专家看来,守信激励机制和失信惩戒机制是社会信用体系的核心。这个机制之所以能够取得突破性进展,得益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多点开花。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是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基础。截至今年3月底,全国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存量代码转换率为99.8%,存量证照换发率82%;全国个体工商户存量换码率95%。

  

陈洪宛表示,通过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可以将分散在各地区、各部门、各领域的信用记录归集整合到当事主体的名下,形成完整统一的市场主体信用档案,政府部门、社会公众通过代码可以有效识别主体身份,并对信息进行关联比对分析,为褒扬诚信、惩戒失信创造了条件。

  

2015年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上线,目前平台实现了与44个部委、31个省区市和65家市场机构互联互通,归集信用信息超过165亿条。这是信用信息的重要载体。

  

“平台有效打破了政务信用信息孤岛,提高事中事后协同监管效率,并且为联合奖惩工作提供了发起、响应、效果反馈等功能,有力支撑了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措施的落实。”陈洪宛说。

  

此外,信用立法进程加快推进。孟玮此前表示,目前,信用法、公共信用信息管理条例、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管理办法均已形成初稿,正在征求有关方面意见。

  

根据《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到2020年,社会信用基础性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基本建立,以信用信息资源共享为基础的覆盖全社会的征信系统基本建成,信用监管体制基本健全,信用服务市场体系比较完善,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机制全面发挥作用。